年畫《關公神像》(清代•山東濰陽)。清代繪刻的關公神像,多以周倉(左)、關平(右)陪侍左右。
運城關公故里娘娘殿內的關夫人塑像

  常平關公祖廟正對中條山脈,在山中清代有人為其三代祖修建了墓塋,以示儒家慎終追遠之意。雖然從雍正三年頒諭追封關公祖上三代為公,並列入各地官方祭祀廟宇,但關帝廟中合祀其他親屬的情況並不常見。比較突出的是山西解州常平村關公祖廟,倒是將他整個家族合祀一廟的。

  金代大定十七年鄉人為舊井修建的瘞塔──傳說當年關公殺地方豪強被迫出走,其父母被逼投井自盡。修此磚塔就是為其父母祈禱的,這座廟中還有一所清代復建的獨立院落,供奉關夫人,廂房則是關平、關興。

  1967年上海嘉定城東出土的《新編全相說唱足本花關索出身傳》後集(題為《花關索認父傳》)就說關夫人姓胡,其他記述則言其姓名為胡玥,這顯然是一個虛構的人物。

  與關公信仰關係更為密切的另一位虛構人物便是鼎鼎大名的周倉。《三國志》中從來沒有出現周倉,甚至元代三國戲劇小說中都沒有他出現。但是明代《三國志通俗演義》中他卻作為黃巾軍歸順關公,稱為他的近侍隨從,直到關公殉難,他也在麥城殉主自殺。

  周倉何時,為什麼出現在關公身邊,還是一個歷史之謎。但民間還是流傳著一些《關公智伏周倉》的小故事。

  關帝廟通常出現的組合是左右關平、周倉隨侍。與周倉情況正好相反,《三國志》明明記載關羽之子關平與他同時殉難於臨沮,但《三國志演義》偏要說關平本為冀州關家莊關定的兒子,跟從關公當了義子。

  這種三像組合,實際上來源於佛教「脅侍」。如釋迦牟尼兩旁的阿難、迦葉;觀音兩旁的龍女、善財。但關平所捧之印,則為道教重視的「印符」,周倉所持之刀則含有伏魔之義。

馬使爺及赤兔馬
  有的關帝廟專門塑有赤兔馬,更有為其馬夫專門立廟的,如台南開基武廟便有馬使爺的廟宇和像設。推斷起來,是感念「馬使爺」照料赤兔馬的不易。尤其關公成神以後,民眾需索既多又急迫,他們就想像關公更需要赤兔馬往來奔馳,救難紓困,以滿足善信願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