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留日學生在日本進行了大量中日文化交流活動,他們通過創辦報紙雜誌、編譯出版書籍等方式,把來自西方和日本的新思想、新文化、新知識,經過自己的消化改造,再向留學生界和國內知識青年廣泛傳播。

由於留日學生人數多、能量大,所辦刊物種類多、內容新、形式靈活,對於當時啟迪民智、製造革命輿論效果卓著,影響極大。據不完全統計,20世紀初中國留日學生辦的各種政論性、文學性、地區性、專業性報刊至少有七、八十種之多。著名的如《譯書彙編》、《遊學譯編》、《湖北學生界》、《浙江潮》、《江蘇》、《雲南》等。

大量翻譯日文書籍,也是20世紀初中國留日學生對中日文化交流的一大貢獻。他們不但翻譯了日本學者關於政治、經濟、歷史、法律等方面大量著作,還翻譯了西方著名學者盧梭、孟德斯鳩等人著作的日文本。另外還翻譯了大量日本大中小學教科書,供國內學堂採用。

據不完全統計,僅1902-1904年短短三年中,以留日學生為主翻譯的日文書就有300多種,佔當時中國翻譯外文書總數的60%以上。這些譯書不僅介紹了日本和西方的新知識、新思想,而且推動了中國的文化教育和印刷出版事業的發展,同時還引進了大量日語新詞匯,豐富了漢語詞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