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真和尚東渡日本,在傳經弘法的同時,也傳播了中國盛唐文化,對中日文化交流作出了重大貢獻。

首先在佛教方面,他把中國的戒律制度帶到了日本,在日本建立了正式授戒制度。他還帶去許多中國的佛經,並把以鑽研戒律為主要內容的律宗教義傳入日本,成為日本律宗的始祖。

在建築、雕塑藝術方面,鑒真及其弟子們精心設計建造的唐招提寺,是傳播盛唐建築和雕塑藝術的寶庫,表現出典型的唐代風格。如其金堂結構,與山西省五台山的佛光寺正殿極為相似。金堂內的盧舍那佛坐像等佛像,與盛唐敦煌彩塑和龍門石刻風格一脈相承,對以後日本的佛像雕塑藝術產生深遠影響。

在醫藥學方面,鑒真精通醫藥學,並帶來許多中國藥材,曾為天皇、皇太后治病。還能靠嗅覺、味覺鑒別中草藥,曾著有《鑒上人祕方》, 以至被日本醫藥界尊為始祖。

在印刷和書法藝術方面,鑒真帶去的中國佛經印刷品和中國著名書法家王羲之、王獻之父子墨蹟等書法碑帖,對日本的印刷術和書法藝術也有很大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