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日本歷史的編修,深受中國史學的影響。成書於公元720年的日本第一部史書《日本書紀》30卷,就是模仿中國正史的官修史書。它既依據中國編年史書的體例,逐年逐月記載歷史事實;又吸收中國紀傳體本紀的特點,按天皇分卷,記述天皇世系、后妃、子女等。該書的文本是純粹的漢文,甚至原文抄錄中國和朝鮮的史書史籍。以後以中國正史為範本,已成為日本古代史學的傳統,如編修《續日本紀》、《日本後紀》、《吾妻鏡》、《大日本史》等。

日本史官的修史宗旨在於作政治的借鑒和倫理的規範。其修史的史觀是儒家的道德史觀,宣揚大義名分,勸善懲惡。其修史的體裁或是編年體或是紀傳體,如江戶時代(1603-1867年)兩大史書中,幕府編的《本朝通鑒》採用編年體,而水戶藩編的《大日本史》則採用紀傳體。其修史筆法或取春秋筆法,字字寓意褒貶,如《元享釋書》;或事事直書,不予置評,如《本朝通鑒》;或加以評語,縱論善惡得失,如《大日本史》。總之,從古代日本史籍中,處處可以發現中國史學的影子。日本人用漢語來寫本國的歷史,一直延續到德川(即江戶時代1603-1867年),直至明治時代(1868─1912年)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