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量中國學生東渡留學的同時,也有不少日本教師西行來華,或直接開設學校,或受聘於中國學校,一般稱之為日本教習。

日本人在中國開設的最初一批學校,包括1898年福州的東文學社,1899年天津的東文學堂,1901年北京的東文學社等校,主要由日本教習向中國學生講授日語。

20世紀初由於中國各地陸續開辦新式學堂,需要大批新式師資。很多新設課程如物理、化學以至體操、音樂等,國內教師或短期留學生難以勝任,而且留日學生革命傾向愈來愈強烈。因此清政府認為不如聘請日本教習,既可滿足新式學校師資需要,又不必擔心革命思想的傳播,還能節省派遣官費留學生的開支。

據不完全統計,1903年日本教習已有近百名,1905-1906年達到高潮的500至600名,1909年尚有400多名,1912年只剩不到100名。其分布幾乎遍及全中國,其中以京津、江浙、湖北、四川等省市最多,也有到雲南、內蒙、新疆等邊遠地區的。任教學校從大中小學甚至幼稚園都有,最多的是在師範學堂和實業學堂、專門學堂。

來華日本教習有的是從東京大學、東京高等師範學校等名牌大學送派,但多數是從日本各地的師範學校和專科職業學校畢業生中募集,因此質素參差不齊。

辛亥革命後,由於大批留日學生回國從事教育工作,以及西方國家在華教會學校和教師的競爭,日本教習因而人數銳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