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特有的文學形式「和歌」,大約在8世紀就開始傳入中國。16世紀後期起,中國文壇對日本語言文學的興趣日漸濃厚。明代出現了一批研究日本的著作,部分並以漢字記錄日本語言詞彙的內容,稱為「寄語」。明代萬曆年間(1572-1620年)編撰的《日本考》(又名《日本風土記》)一書,輯入日本和歌51首,並把每一首和歌按歌詞、呼音、讀法、釋音、切意(漢譯)等五個部分加以編譯。另外還收錄了日本人寫的漢文與漢詩。

清代康熙年間(1662-1722年),曹寅編雜劇《太平樂事》,以日本語創作了《日本燈詞》一幕五首曲牌。清代中葉翁廣平編《吾妻鏡補》,其中藝文志七卷,收錄了大量日本人寫的文章和詩詞。晚清中國著名學者俞樾音:(普)yuG,(粵):jyt6悅。義:樹蔭。選錄日本詩人的5,000多首漢詩,編為《東瀛詩選》40卷,在日本出版。又精選150多位日本漢詩人及其作品,加以簡要介紹評述,編為《東瀛詩紀》2卷,在中國刊印。

20世紀初以來,中國知識分子更大量翻譯日本文學作品,並把它作為吸收西方文化的橋梁。最早的漢譯日本小說,有梁啟超翻譯的日本政治小說《經國美談》(1902年)和《佳人奇遇》(1907年),林紓譯德富廬花的《不如歸》(1908)。魯迅與周作人合譯中國第一部《現代日本小說集》(1923年),郭沫若也編譯了《日本短篇小說集》(1934年)。據不完全統計,自1902至1949年近50年間,中國共翻譯出版了200多種日本文學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