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中國的時裝設計家似乎不知道,一個女人到底不是大觀園。太多的堆砌使興趣不能集中。我們的時裝的歷史,一言以蔽之,就是這些點綴品的逐漸減去……」

「時裝的日新月異並不一定表現活潑的精神與新穎的思想。恰巧相反。它可以代表呆滯;由於其他活動範圍內的失敗,所有的創造力都流入衣服的區域裡去。在政治混亂期間,人們沒有能力改良他們的生活情形。他們只能夠創造他們貼身的環境──那就是衣服。我們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裡……」

「衣服似乎是不足掛齒的小事。劉備說過這樣的話:『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可是如果女人能夠做到『丈夫如衣服』的地步,就很不容易。有個西方作家(是蕭伯納麼?)曾經抱怨過,多數女人選擇丈夫遠不及選擇帽子一般的聚精會神,慎重考慮。再沒有心肝的女子說起她『去年那件織錦緞夾袍』的時候,也是一往情深的……」
──節錄,張愛玲《更衣記》

作品簡介:
這篇寫於1943年的作品,回顧了中國女性服飾自滿清到民國時期的變化,當中又參照了歐洲服飾的轉變,可見張愛玲(1920-1995)對近代服裝史如數家珍。以上文字可見,她批評傳統中國服裝的過多細節,披露創造新穎衣服下的蒼白心靈,剖析女人與衣服的親密關係,都一針見血。張愛玲以其獨特而銳利的觀察力,透過服裝的變遷揭示了當代中國的人性和民情,緊扣政治、文化思潮與服裝的關係,帶出許多有趣的想像和討論。

對於衣服,張愛玲每有獨到之見。她的妹妹張子靜曾在記張愛玲的書中寫出姊姊對衣服的看法:「她的脾氣就是喜歡特別:隨便什麼事情總愛跟人兩樣一點。就拿衣服來說吧,她頂喜歡穿古怪樣的。」有一次,「她穿了一套前清老樣手繡花的襖褲去道喜,滿座的賓客為之驚奇不止。」這就是張愛玲,和她的衣服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