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廣東,方言文學有較久遠的歷史。近代民間流行的木魚書,如《花箋記》、《二荷花史》等,其中有不少粵語詞語。地方戲劇中方言成分也特別多,尤其是對白和丑角的唱詞;還有像粵謳、童謠、山歌等,都帶有濃厚的廣東地方色彩。

    在文人作品中,清末民初有何淡如、譚臥樓、廖恩燾等以粵方言詞語入舊體詩,如廖氏的《嬉笑集》有「廣州唔到十三年,今再嚟番眼鬼冤」等近乎口語的句子,生動有趣。此外,晚清以來,省港澳興起「三及第」(文言、白話、粵方言)文體,其中粵語成分是重要的組成部分,雖然評價不一,但「三及第」作品無疑對本地區方言文學的發展作出了貢獻。40年代末香港興起方言文學運動,70年代的新「三及第」(白話、粵語、英語),對粵語書寫系統的形成,起了促進作用。目前港澳的方言文學,以袋裝本小說和漫畫書語言較具影響,但後者文辭欠缺修飾。

    內地由於推廣普通話,方言文學相形之下受到局限。但廣東仍有作家用方言詞語來豐富作品的表現力,如歐陽山的《三家巷》、陳殘雲的《香飄四季》等都用了一些方言土語。此外,有些漫畫亦採用純方言的形式,如《週末》畫報的「樂叔與蝦仔」欄目,語言活潑,很受市民的歡迎。在傳媒方面,香港電視劇、廣告對廣東文學創作的影響,尤其是方言語詞的運用,都不可忽視。

港澳的方言文學,以袋裝
本小說和漫畫書較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