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語是一種語言迴避現象,在漢語中,各方言使用的禁忌語有所不同,反映次文化和地域心理狀態的差異。

    例如,北京口語中忌諱說「蛋」和「球」,所以像這幾個詞都是北京話的特有說法:「雞子兒」(雞蛋)、「攤黃菜」(炒雞蛋)、「木樨湯」(蛋湯);「球」則經常用作罵人的話,因此北京一帶的人名和招牌都很少用「球」字。但上海話卻不避「蛋」字,而忌用「卵」字(指男性的私處);粵語地區不避諱「球」字,故人名經常可見「球」,商業上像「球記餅家」之類的招牌隨處可見。

    語詞避諱有兩類,一類是意義(形象)不好,需要迴避,如許多地方忌「虎」,溫州話遇「虎」字改稱「大貓」。一類是語音造成與某個音節同音,引起不好的聯想,也要迴避,如長沙話將「腐乳」稱為「貓乳」,將府正街叫做「貓正街」,因為「腐」、「府」與「虎」同音,當然還是基於方言心理要避「虎」。

    省港地區由於商業發達,講求吉利,所以廣州話的禁忌語在各方言中數量最多。比如「豬血」令人有不好的聯想,所以要改說「豬紅」;水上人家忌諱「翻」字,而「帆」字與它音近,故要改稱「船艃」(或作「巾」旁);「空」與「凶」同音,因而凡與「空」相關的都要用「吉」代替,如「吉屋」(空房子)、「得個吉」(空空如也)。

還有哪些詞語是廣東人忌諱的?你能舉出一些例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