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話口語的變調比較複雜。大致有兩種情況:一種是習慣性的變調,變調後不改變詞義,如「有」tsin→tsin 、「雞」dan→dan 。另一種變調改變原來的詞義,從舊義引申出新義,如「眼眉」mou→「發(發霉)」mou ,「發毛」的「毛」指的是「黴菌長出的細毛」。 有時變調也會引起詞性的變化,如「鉗」kim 多作為動詞,讀變調的 kim (老虎 則是名詞;又如「帶」讀 dai 是動詞,如「領」 ,讀變調的dai 則是名詞,如「腰

    廣州話以調值為35(陰上)的變調最為豐富,如上面所舉。還有一些55(陰平)變調,如「尾」(尾巴)mei →mei(手指 、「耐」(久)ni → ni ( 冇幾

    從變調的位置看,多數在末音節,不過也有部分是前一音節變調的,這種變調在地名、人名(稱呼)中較常見,如「伯」h→h ;少數屬於普通名詞,如「齡」(房子的使用時間)lu→lu

    廣州話的變調還具有某種語法功能,在形容詞、動詞重疊式中,變調往往表程度的減弱或狀態的輕微,如「紅」(有點紅)hu hu dei 、「似」(有點像)tsi tsi d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