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各種方言都源於共同的母語──古代漢語,是由古漢語分化、演變而成的。形成方言差異、促使語言分化的原因主要是社會的原因,也就是社會的分離、人群的遷徙、地理的阻隔、民族的融合和語言的接觸。

社會的分離
  語言是社會生活的紐帶,當社會生活分離時,統一的紐帶就可能一分為二。例如福建莆仙話在宋代時還屬閩南話,後因經濟繁榮、文化發達,加上鄰近福州話的滲透,從近代開始,莆仙話便產生了離心力,獨立為閩語的一種次方言。莆仙話的產生是因為其內部社會生活環境發生了變化,給其獨立發展提供了條件。

人群的遷徙
  人口遷徙是產生新方言的常見原因。幾乎所有漢語方言的形成都與人口流動有關,像南方的粵語、閩語、客家方言都是不同的歷史時期從中原地區南來的移民帶來的方言,這些方言都程度不等地保留古漢語的成分,但又與居住地的語言產生融合。

地理的阻隔
  地理的阻隔在古代往往成為方言分化的條件。閩語、粵語保留較多古漢語成分,跟這兩種方言所處的地理位置有關:廣東、福建地處南方邊緣區域,在古代交通不便,人員往來、接觸不及中原地區頻繁,故此語言變化較少;而中原地區漢語由於各種原因,發展速度較快,形成方言間的差異。

民族的融合
  民族融合在多民族的我國是客觀事實,從先秦的東夷、西戎、南蠻、北狄到後來的突厥、契丹、羌等,民族間既有競爭,更多的是和平相處,語言上也有許多相互吸引、相互混合的表現。例如南方方言有壯侗語、苗瑤語的成分,北方方言有阿爾泰語的成分。

語言的接觸
  語言的接觸包括方言與共同語的接觸,以及方言間的接觸。例如粵語的四邑話本來是非粵語(閩、贛)的移民帶來的,幾百年來由於廣府話的強大影響,慢慢走上了粵化的道路;廈門話則是由來自泉州和漳州的移民帶來的方言互為融合後,形成的一種新興方言,最後取代了泉州話在閩南話中的中心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