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方言入文的文學作品,最早大致可上溯至先秦的《詩經》,《詩經》中的「國風」多為口語化的民謠,其中有些可能屬非雅言的方言詞語。而文人創作的方言文學之濫觴,應是屈原的《楚辭》,裡面有不少詞語是楚國的方言,如「 」、「 」、「 宿莽 」等。

    稍後的方言文學,以歌謠、民間戲曲為主流。由於傳統觀念鄙視口語,因而文人創作不太願意採用口語色彩濃厚的方言用語,方言文學的生存空間狹小,只有明末馮夢龍輯錄的民歌集《山歌》有豐富的吳語詞彙。直到明清時期白話小說的興起,方言文學才佔據一席之地,如《水滸傳》、《金瓶梅》有較多山東方言的成分,《紅樓夢》一般認為用北方方言(江淮官話)寫成。清代後期還有幾部純粹用方言寫的小說,如文康的《兒女英雄傳》、石玉昆的《七俠五義》(北京話)、鄒必顯的《飛跎子傳》(揚州話)、韓子雲的《海上花列傳》(蘇州話)、張南莊的《何典》(北部吳語),也擴大了方言文學的影響。而民間文學採用方言仍較常見,如吳音彈詞《三笑姻緣》、福州評話《榴花夢評話》以及各地的地方戲。

    建國以後,純粹意義上的方言文學較少,仍然是地方曲藝較具方言性,但也有一些小說家夾用方言詞語進行創作,取得令人矚目的成果,如老捨用北京方言寫了一些成功的小說,趙樹理的小說帶有山西方言的色彩,周立波有的小說用了東北土語。在廣東,從近代到當代,都有許多人致力於方言文學的創作,取得不少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