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紀中葉以後,在西方文化的衝擊下,中國的城市與建築也開始面臨來自西方的壓力與挑戰。一方面,傳統建築仍然頑強地保持著自己固有的藝術風格與結構模式。另一方面,隨著19世紀末中國的對外貿易不斷擴大,一些城市如廣州、天津、上海、武漢等,漸漸開始營造西式建築。一些半殖民地城市的建築,還表現了各個不同國家的風格,如青島建造了德國風格的建築;哈爾濱、旅順出現了俄國風格的建築;上海外灘則出現了由英國人規劃的濱河街道。這些大城市被劃分了各國的租界,租界中的建築就表現了各國的風格。即使在傳統文化氛圍濃厚的北京,也開始出現西式建築,如北京東交民巷一帶的使館區、王府井大街南口的法國式賓館等等。因此,這是一個中西建築混雜、新舊風格交錯的建築時代。

  20世紀初,進入民國時代。一方面,西式建築在全國各個城市開始興造,出現了一批與傳統中國城市風格迥異的殖民地城市。另一方面,一些建築師也開始嘗試運用傳統中國建築的語彙,以西方建築的結構與構圖原則,創造一種新的建築形式。這時舊有的傳統風格建築的建造並沒有立即停止,因而出現了一個建築風格混雜的時代。利用庚子賠款
小知識建造的北京圖書館、北京協和醫院,以及燕京大學校園建築、輔仁大學校舍建築等,都是在西式建築的結構與空間上,覆以中國傳統屋頂的建築形式。同是這一時期建造的北京清華大學,就完全採用了西式建築的形式與風格。20世紀20年代最為重要的建築實例,是南京中山陵的設計,也採用了中西合璧的設計原則,達到了相當完美的建築藝術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