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中國建築受禮樂制度的影響很大。禮樂制度體現了一種對立統一的兩個方面。一方面,人們必須受禮制規範的制約,不得逾越自己所在的社會層位。這一層位體系以住宅、服飾、車馬、裝飾色彩、器物、祭祀等級等多種符號化的物質載體來標識。

  禮制思想規定了社會內部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等級秩序。建築的規模、體量、開間、裝飾等級,按照天子、諸侯、大夫、士,及庶人的級差,順序排列。如只有天子才可以用九開間以上的建築;才能使用高等級的建築造型,如明清時代的歇山屋頂、廡殿屋頂;才能使用斗拱、彩畫等裝飾。歷代王朝,都對這些禮制規範進行了修訂。如唐代、明代的律令,都規定什麼階層的人,房屋不得過幾間幾架,不得用什麼樣的門,不得施彩畫等等。

  禮制思想還體現在帝王宮殿建造的雄偉壯麗和氣勢恢宏,如漢代蕭何所說:「天子以四海為家,非壯麗無以重威。」又如《易經》所說,宮室建築的營造,取象於「大壯」卦。周易大壯卦,從其卦義上說,既強調建築的雄大堅固,也隱含建築應該符合禮制的規範。

  同時,作為人類居住的環境,建築的尺度與空間,應該舒適宜人。這就表現為建築的「便生」思想,與「適形」思想。便生,就是為現世的人建造房屋;適形,就是將房屋的高低大小,控制在一個適當的規模,因為「高近陽,廣室多陰」,而陰陽失調的建築,是不適合人居住的,所以建築應該「適形而正」。古人所說:「宮室之制,本以便生人,高台廣廈,豈曰適形。」就是對這一思想的一個強調。而追求建築的舒適宜人,恰好是古代中國「樂」的思想在建築方面的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