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建築的藝術象徵性還體現在建築的結構及與建築相關的數位性運用上。用建築結構來象徵某種意義的典型實例是北京天壇的祈年殿。祈年殿內有4根內柱,象徵一年的四季;而殿四周有12根簷柱,象徵一年的12個月;室內的上部用了24根童柱,象徵一年中的24節氣。另外,中國古代佛塔中,唐代以前的木構塔,常常在塔的中央採用一個中心柱結構,這是因為佛塔的原型窣堵坡小知識,在其宗教的象徵意義上,原本就有世界的「中心柱」的含意。現存日本早期佛塔中,用中心柱的實例較多。雲岡石窟中的塔心柱,是這種象徵意義的另一種變體。

  用數位作象徵的實例更多。如隋唐長安城,在選址上,將城市佈置在6條隆起的岡阜上,象徵易經中的六爻;將宮殿佈置在第一條岡阜上,以應易經六爻第一爻的意義;將各部衙署佈置在第二條岡阜上,以應易經第二爻的意義;而第五條岡阜處,為六爻之第五爻,即九五貴地,不適合佈置普通民宅,就在朱雀大道兩側分別佈置了一座道觀與一座佛寺,以與易經的意義相合。

  現存北京城的建造,是沿中軸線自南向北佈置了若干門殿,從永定門到太和殿共9座門;而從天安門至太和殿有5座門,將天子的正殿,設置在古人所謂的「九五至尊」的位置上。而天壇的圜丘壇,從台階的踏步數,到壇頂的鋪地石,都是用九的整倍數,以與中國人九位陽數之最的思想相合,從而與「天」這一象徵意義相吻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