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藝術的特徵之一是象徵性。德國古典哲學家黑格爾在《美學》一書中,把建築藝術分為象徵型、理想型、浪漫型三種。如建於公元一世紀的古羅馬萬神廟,用了一個直徑42米多的半圓形穹窿頂,象徵天穹。中國建築也追求象徵性的運用。如北京的天壇祈年殿,用中央四柱象徵一年四季;周圍12柱,象徵12月;上簷用24根童柱,象徵24節氣。中國古代最具象徵意義的建築是古代的明堂小知識與辟雍(古代的大學)。據文獻的記載,明堂與辟雍均為外圓內方的平面,或上圓下方的造型,象徵「天圓地方」。

  中國建築中,象徵性手法運用最多的就是「方圓」關係。故宮太和殿前有一座像征性的石亭,其上為圓形屋頂,其下為方形地台,象徵宇宙的天圓地方。天壇圍牆的平面,北為方形,南為圓形;天壇圜丘壇的平面為方形的匱牆,圍繞圓形的三層壇台,都是象徵天圓地方。

  方圓象徵,也體現在建築單體的比例上。如唐宋時期的建築中,常常出現√2:1的比例(一個正方形的邊長為1,則其外接圓的直徑,就是√2)。在唐宋建築中,在簷部,屋上棟的高度往往是簷下柱子的高度或屋內柱的高度的√2倍,也就是說,古人將簷柱高度或內柱高度設定為一個方形的邊長,其上的簷部高度或上棟的高度,則設定為以這一柱高為邊長的正方形的外接圓的直徑。也就是用屋頂的高度作為象徵天的圓形,而用柱子的高度,作為象徵大地的方形。實際上有些建築的當心間的柱高與開間,恰好是一個正方形,有些建築的兩根內柱的間距恰好與內柱的高度圍合成一個正方形,這說明古人在建築的比例設計上是有意識運用了天地方圓的象徵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