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樂」之所以可安國和政、教化民風、理順民心,乃是因為其中聚合著忠、孝、仁、義、信的古代中國道德精神,並縱橫著古人矢志不渝地追求的人本主義理念。

  如在遠古時期的音樂傳說、中古時期的燕樂、近古時期的器樂中,都體現著一種生命的群體意識。由於「禮樂」始終注重人格品德的修養,因而在古琴音樂中,深深地貫穿著高尚的情操。即便是在深受儒學影響的中國佛教音樂道教音樂中,亦能夠體現出「普渡眾生」或「超凡脫俗」的人文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