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遠古周穆王遠遊的傳說,到有文獻記載周代箕子所作的《麥秀之詩》,有關中外音樂文化交流的歷史溯源甚早。那些史不絕書的西域之樂以及西方的宗教音樂,不僅蕩漾著羌笛、鼓吹胡笳和西琴(即古鋼琴)的異域風采,而且也大大豐富了中原地區音樂文化的形式和內容。

  同樣地,也可從古代朝鮮關於「唐樂」(來自中國之樂)和「鄉樂」(朝鮮本土之樂)之分的記載,以及宋徽宗曾將宮廷雅樂「大晟樂」送給高麗國之舉,強烈地意識到歷代中外音樂文化交流大多是立足在借鑒的基礎上,來沿承傳統和豐富自身的音樂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