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少卿出身名門,家中「一門三鼎甲,四代六尚書。
門生故吏,天下都散滿了。」他是一位秀才,可是他
的身上卻透露出叛逆的色彩。他絕不把權貴、功名放
在眼內,也不肯做官。宋儒朱熹注釋的四書,被天下
讀書人奉為聖典,他卻把它看作一家之言,並不承認
他絕對正確。他反對娶妾,說是最傷天理。他最恨那
些講風水的人,並批評那些選擇風水的人,不過是想
借此飛黃騰達。他的叛逆行為,招致上流社會的敵視。
譬如高翰林在子姪們的讀書桌上,都貼了一個紙條,
上面寫著:「不可學天長杜儀(即杜少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