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承天寺〔1〕夜遊》

元豐六年〔2〕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3〕,欣然起行。念無與為樂者〔4〕,〔5〕至承天寺,尋張懷民〔6〕。懷民亦未寢,相與步於中庭〔7〕。庭下如積水空明〔8〕,水中藻荇〔9〕交橫,〔10〕竹柏影也。

何夜無月?何處無竹柏?但少閒人如吾兩人者〔11〕耳!

【賞析】
1.物境與心境的交融:這是一首美妙的散文詩。美在月
 色撩人,又善解人意。蘇軾「解衣欲睡」卻睡不著,
 月亮主動上門了,跟他做伴。一個「入」字,把月亮
 寫活了。以水比喻月光,並非蘇軾的發明,唐人趙
 就有「月光如水水如天」的名句(見《江樓感
 舊》)。蘇軾的創新在於:先以水喻月,再以「空
 明」形容水,顯得透明極了,也靜極了;進而以
 「水中藻荇交橫」比喻竹柏之影,於靜謐之中透出了
 一派生機。何況,竹柏歷來是堅貞情操的象徵,與皎
 皎的月光融和,呈現出一種透明而高潔的境界。這是
 物境,也是心境。

2.言有盡而意無窮:全文僅84字,少得不能再少了,但
 意蘊深長,耐人尋味。且說末句的「閒人」吧,字面
 上是說兩人貶官黃州,無所事事;內中卻有因月光撫
 慰,而獲得心靈的寧靜,也有超然物外的自我解
 脫,但又何嘗沒有反話正說的不平之氣呢!須知寫這
 篇文章時,蘇軾從冤獄中放出來,閒置在黃州,已經
 快6年了。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