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炭翁,伐薪燒炭南山中。
滿面塵灰煙火色,兩鬢蒼蒼十指黑。
賣炭得錢何所營,身上衣裳口中食。
可憐身上衣正單,心憂炭賤願天寒。
夜來城上一尺雪,曉駕炭車輾冰轍。
牛困人飢日已高,市南門外泥中歇。
翩翩兩騎來是誰,黃衣使者白衫兒
手把文書口稱敕,迴車叱牛牽向北
一車炭,千餘斤,官使驅將惜不得。
半匹紅紗一丈綾,繫向牛頭充炭直。

【粵】  【普】


題解:

  這是白居易《新樂府》組詩的第三十二首,詩題下有個小注:「苦宮市也」。

  原來,當時宮廷裡需要日用品,就由官府向民間採購。德宗貞元末年改用太監為宮使直接採辦,叫做「宮市」。這些太監到了市上常常白拿百姓的東西,有時只給一點錢,有時不但不給錢,反而要他們倒貼運輸費。名曰「宮市」,實則掠奪,人民深以為害。

賞析:

  這首詩就是針對宮市而發出的諷刺。它具有很強的寫實性,據記載當時的確發生過這樣的事情。詩人對那個賣炭的老翁表示了很大的同情,「滿面塵灰煙火色,兩鬢蒼蒼十指黑」是他的外貌。「可憐身上衣正單,心憂炭賤願天寒」是他的心情,也是全詩前後過渡的橋梁。就在他滿懷希望在大雪之中入城賣炭的時候,皇府的使者出現了,他們對這樣一個老翁的掠奪,顯得格外殘酷。

◎《賣炭翁》詩意圖(戴敦邦繪))
賣炭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