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的表現手法,前人曾概括為賦、比、興。古代最早提出這三個概念的是《周禮·太師》和《毛詩序》。他們把它與風、雅、頌合起來稱為詩之「六義」。

據宋代學者朱熹在《詩集傳》一書中的解釋是:「賦者,敷陳其事而直言之者也。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興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詠之詞也。」這個說法很簡單明確,用現代的話說,所謂賦,就是對事物進行直接的陳述描寫。比是打比喻,對事物進行形象的比況,使它的特徵更突出、更鮮明,或更能表明它的本質。興,是興起或發端,即先借用別的事物或眼前之景起個頭兒,然後再引出所要歌詠的事。

賦、比、興是古人研究《詩經》,對於《詩經》作品表現手法的概括和總結,它不僅可以說明《詩經》的表現手法,同時也是中國詩歌傳統藝術手法的特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