騫初使西域時,曾被匈奴軟禁,單于為拉攏他,賜匈奴女子為妻。張騫居王庭近十年,兒女漸長,因待人寬厚,深受敬重,匈奴人滿以為他已以此為家,遂放鬆戒備。豈料張騫寧盜馬越大漠,死裡逃生,也要完成身為漢使的使命。他初使西域十三年,歷盡艱險,以其堅毅開通了史上著名的絲綢之路,為漢朝啟拓一個新世界。三年後,又主持遣使由西南路通身毒(印度),可惜受西南夷所阻未成。後四年,再使西域,歷三年還。再一年病逝長安。


文章耀千古
董仲舒
司馬遷
武功吞山河
衛青
霍去病
氣節留青史
張騫
蘇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