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或事,自有其優劣之兩面,所謂功過,往往反映了評者的價值觀。古時受非議的秦始皇、武則天等,至今亦被翻案,大振國威的漢武帝自不例外。他除了有抗外族、拓國土之功外,文治如獨尊儒術,助長中國形成獨特的唯心(重道德、輕技術)文化;而其由察舉取士的定制,亦為隋以後的科舉奠下先聲。這種平民可憑自身努力,晉身統治階層的機制,增加社會階層的流動,其影響之深遠,不下於尊儒。可以說,漢武是世界歷史上不可不提的明主。


宋司馬光:無甚是處         東漢班固:明揚暗貶
現代:功過誰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