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班固《漢書·武帝紀》云:「孝武初立,卓然罷黜百家,表章六經,興太學,修郊祀,改正朔,定歷數,協音律,作詩樂,建封禪,禮百神,紹周後,號令文章,煥焉可述」,其中所稱頌的,皆為文治,對武帝最得意的武功隻字不提。在其他紀傳中,側寫「孝武奢侈余弊師旅之後,海內虛耗,戶口減半」(昭帝紀),「外攘四夷,內改法奄,民用凋敝,奸軌不禁」(循吏傳),隱然有責備之意。
宋司馬光:無甚是處         東漢班固:明揚暗貶        現代:功過誰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