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當朝,對武帝最坦白的評價,要數宣帝大儒夏侯勝:
「武帝雖有攘四夷,廣土斥境之功,然多殺士眾,竭民財力,奢泰無度,天下虛耗,百姓流離,物故者過半,蝗蟲大起,赤地千里,或人民相食,畜積至今未復…」顯示出盛世的另一面代價。自此,史家對武帝評價趨苛。至宋,司馬光《資治通鑒》的評價更反面:「孝武窮奢極欲,繁刑重斂,內侈宮室,外事四夷;信感神怪,巡遊無度,使百姓疲敝,起為盜賊,其所以異於秦始皇者無幾矣。」


宋司馬光:無甚是處        東漢班固:明揚暗貶         現代:功過誰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