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因巫蠱之禍,令妻子女皆被殺,還因逮捕了李廣利之妻,致使正出擊匈奴的李將軍率七萬眾投降匈奴,打擊不可謂不大。武帝深自反思,擢升了為太子鳴冤的郎官田千秋,族滅江充,建思子台。翌年,
六十八歲,盡罷方士,並藉拒絕派兵輪台屯田之議,下了「輪台罪己詔」,檢討晚年西征的失誤,決意止外戰,行「禁苛暴、止擅賦、力本農」的重農政策。一個「所為狂悖」的君主,晚年能向全國公開檢討、並確實痛改前非,這種為帝胸襟,確實罕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