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以嚴法治官,二十七歲時,命張湯和趙禹修訂律令,歷五年完成,修訂後的律令共三百五十九章,光是大辟(死刑)就有四百零九條、一千八百八十二事。五十八歲,因農民頻起亂,又作「沉命法」,規定太守以下如不能鎮壓起亂,皆死罪。嚴刑以外,他又愛重用酷吏,本意是鼓勵他們不避皇親,壓制豪強,但如杜周、王溫舒之輩,多貪贓枉法,又專窺皇上意圖斷案,致冤案迭起。像武帝六十六歲時所發生的巫蠱之禍,被牽連治罪者多達數十萬人,致李廣利投降匈奴,朝野人心渙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