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喜遊獵,即位初年,即大辟苑囿:例如方圓三百里、有離宮七十所的上林苑;方圓五百四十里,建有甘泉宮的甘泉苑;長安城南的御宿苑;西北邊疆的三十六處牧苑等。晚年又愛大興宮室,如五十三歲,正值連年旱災蝗災,兼對大宛用兵,築建章宮,宮內建仙山、圈異獸、挖酒池,樹肉林;五十五歲,修北宮、建桂宮、明光宮。他又妄信神道,為求長生,賞賜方士無數。加上巡遊無度,封禪泰山,和對功將的厚賜,致國庫幾度空虛,每遇天災,屢現「人相食」的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