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尊儒術 盡攬人才


開拓疆土


智計集權


新法納財


治水興農


始年號 正曆法


建皇陵 大巡遊



 

 







帝自開始對匈奴的戰幕後,幾乎每年皆有戰事,軍費加上賞賜軍功將士及降眾開支,數以億計。而武帝的奢侈,不亞於秦始皇,自即位後,幾乎從未間斷辟苑築宮;加上妄賞方士、出巡封禪皆耗巨資,傾盡了當世及漢初七十多年所積累財富。盡有亡國之君惡習的武帝,之所以能避過民困亂起的厄運,全賴重用一批擅於理財的謀臣如桑弘羊等;先向富者埋手,繼而整頓經濟,以新法納財,既可壓抑豪強,又使「民不益賦(不增加稅收),而天下用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