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官學在教官編制、學校設施和管理等方面都有一定的規制。教師是具有品級的官員,例如漢代太學的博士與中等縣的縣令級別相當,此後歷代略有改動,清代國子監博士是從七品,仍是知縣級別,其他如助教、學正、學錄等輔助教師在八、九品之間。東漢太學有時設有博士祭酒作為統領,但不是正式官職。唐代以後,祭酒成為國子監長官的稱謂,副長官稱為司業。明清時國子監祭酒為正四品,司業為從六品。地方官學自宋代以後才有專職教官,只有最低的官品甚至不入流。清代有所提升,府學教授為正七品,州學學正、縣學教諭為正八品,各學副教官稱為訓導,為從八品。

  官學招生雖有名額限制,但學生只要沒有走上仕途,就可以一直保持學生身份,並沒有現代意義上的畢業,所以學生必然愈來愈多。不過學生只要達到了規定的在校學習天數,以後就不必回校了。官學兼有官府和學府的性質,所以其設施並非全為教學服務,校舍建設有其特殊的要求。官學的管理要比教學還重要,所以學規繁苛細密,以禁令懲治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