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影的定義,《墨經》指出,影子是物體阻礙光線的行進造成的。當障礙光線的物體移動時,表面看來影子也在移動,實際上這是原影不斷消失,新影不斷形成的物理過程。《墨經》由此斷論:“影不徒”。

  《墨經》亦討論了具體的影子,如兩個光源一個障礙物,因而形成了重影:一個本影,一個半影。



  《墨經》討論了反射光成影的情形:平面鏡反射太陽光後,由反射光所成的像位於人與太陽之間。這就是《墨經》所謂的‘'影迎日”現象。另外,《墨經》也詳細論述了影的大小與物體的斜正、物與光源距離的遠近等各個因素之間的關係。



  《墨經》在光的直線行進問題說中指出,光照人如同射箭,是筆直前進的。為了証明這一論點,墨家在世界上最早作了小孔成像實驗。築一無窗木屋,在其朝東的木板牆上有一小孔洞,屋內西牆粉刷潔白,當太陽剛露出地面時,木屋外小孔前方的人成像於屋內西牆上,屋內的人就看到西牆上一個倒立的人像。為什麼是倒像呢?墨家解釋說,關鍵在於小孔,光線經過小孔時上下位置時會發生交錯。從上面射向孔的光,經過小孔後射到下面;從下面射向小孔的光,經過小孔後射到上面。人的足部遮擋了下面的光,因此成影就在上面;而人的頭部遮擋了上面的光,成影就在下面。



  關於凹面鏡的成像規律,《墨經》中說:“鑒洼(凹),景(同影)一小而易,一大而正;說在中之外內。”墨家在研究時,可能還沒有焦點的概念。他們將焦點與球面鏡的球心之間的一段距離稱為“中”。他們在實驗時是直接對著凹面鏡看,也就是說,以自己的臉為物,以自己的眼睛作為屏。因此,當他們從遠處向著凹面鏡走近時,發現自己縮小的倒像迎面而來;走到接近“中”的位置時,像逐漸模糊;而在“中”這段距離內,成像在人的背後,因此,觀察者或實驗者自己甚麼也看不見了﹔一旦走過“中”並繼續前進時,又看到一個放大的正像。不過由於記錄沒有用物與屏,因而沒有觀察到在球心與焦點之間的成像情形。關於凸面鏡成像,《墨經》只用“鑒團,景(同影)一”四個字作了總結。“團”為凸形,意思是說,凸面鏡只有一種縮小的正立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