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管弦樂器的發聲原理又與板殼振動不同,在西周中晚期,古人就開始從數理角度探索管弦樂器的發音機
制。


  、瑟、箏、筑等弦樂器是靠弦線發音,發音的高低決定於振動頻率,而振動頻率又決定於弦長、線密度和張力。大約公元前6至5世紀,"三分損益法"用數學公式總結物理規律,說明了音調與弦長的定量關係,其方法是:從一個被認定為基音的弦(或管)的長出
發,把它分為三等分,再去掉一分("損一")或加上一分("益一"),以此來確定另一音的長度。這方法最早見於《管子.地員篇》,比希臘畢達哥拉斯(約公元前570-496年)提出的方法要早得多。

  以三分損益法計算而得的弦音可以算得各種音程,唯不能算得完全的高八度音,而是比八度稍高。要得到完全的高八度音,就要採用明代科學家朱載堉創建於1567-1581 年間的"新法密率"
(現在稱為"十二平均律")。朱載堉將八度音程平均地分為十二等分,在數學上解決了求等比數列的難題,這是現在的鋼琴、手風琴等鍵盤樂器普遍採用的數理方法。



  篪( 遲)、笛、蕭、笙等是管內空氣柱振動作用的管樂器,與弦振動不同之處在於管振動是縱波,或空氣的疏密波,而弦振動是橫波。

  中國古代已有校正管樂器發音的方法,而朱載堉更創造了縮小管內徑的校正方法。一般以管作為定音器,稱為律管,以12支長度不同的竹管(或銅管)來設定以三分損益法計算而得的八度內12個音。要使管振動與弦振動的音高一致,管長就不能等同於弦長,而是要比弦長稍微短一些,或者使管內徑縮小。朱載堉的管內徑的校正公式及校正數據,直到19世紀還受到西方推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