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浙人寧采臣品行端方,偶到金華,住進荒蕪寺院。入夜,有個十七八歲女子來引誘他,被他嚴詞斥退。女子又送來一錠黃金,又被他拋擲院中。次日,又有書生攜僕人來住,主僕先後暴亡。此後女子來告訴寧生,她叫聶小倩,是夭亡的鬼魂,被妖物控制而害人,凡是貪其女色或黃金的都會喪命。她就葬在附近,求他改葬個安泰之所,以脫離被迫害人的苦海。寧生如其所求,將其骸骨舟載回鄉,安葬在自己書齋附近,並致祭祝詞。小倩顯形,隨寧生回家,並幫助作家務事,寧母後來視之如女兒,終於同意兒子娶鬼女小倩為妻。

作品評賞

《聊齋》雖多言情小說,卻很少單純言情,大多利用神異幻想之便,創造種種寓意形象,使作品兼有寓意功能,以豐富思想意蘊,本篇寓意尤其明顯。聶小倩說她用女色與黃金作為誘殺人的兩種手段,「 凡以投時好耳」 ,一語道破當時好色貪財的世風。而非分的黃金「乃羅剎鬼骨,留之能截取人心肝」,更是警世之語。

「鬼」是一種觀念的存在,被藝術家想象成形形色色。《聊齋》筆下的鬼女都是早夭少女青春生命的另一種存在形式,具有濃郁的生活氣和人情味。聶小倩對寧生又崇敬,又感激,又傾心愛慕,而礙於鬼的身份和寧母的顧忌,只得與寧認作兄妹,若即若離;她夜間怕回到「荒墓」中去,但又無可奈何,在寧生的催促下,只得起身,愁容滿面,欲行又止。凡此種種,都寫得曲盡其情,意味深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