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書生王子服節日郊遊,遇一「容華絕代」的執花少女,拾其所遺之花,相思成病。後聽人說那少女住在西南山中,且是自己的姨妹,他就到幽美的山中尋訪,居然找到,認為親戚。女子名嬰寧,天真爛漫,最愛笑,又特別愛花。王生在園中與他說些情話,她好像 憨痴不懂,回屋向老母學說,令王生尷尬。王生帶她回到家中,才知姨母早亡,撫養的乃是狐產之女,但仍傾心相愛,結為夫婦。而嬰寧仍愛笑,常以其笑為全家解憂,並在院中處處種花。一年後,嬰寧生一兒,兒也愛笑,大有母風。

作品評賞

作品前半著重描寫王子服對絕美嬰寧的一片痴情,至山中相見之後,則將筆鋒轉向女主人公,著重刻畫嬰寧天真爛漫、憨不知愁的可愛性情,並把這種性情渲染到美的極致,從而使人物之美與愛情之美同時得到表現和昇華,大大豐富了愛的意蘊,深化了愛情主題。

在禮教森嚴的時代,女子受的束縛最多,講究言莫高聲, 笑不露齒, 而嬰寧不僅「微笑」、「含笑」、「孜孜憨笑」,還「濃笑」、「狂笑」、「放聲大笑」,乃至笑得「不可俯仰」、「禁之亦不可止」。蒲松齡讚揚少女少婦這種出自天性、無拘無束的笑,認為 「狂而不損其媚」,與傳統道學之見大相徑庭。 

若有興趣進一步了解古代婦女如何受到禮教束縛,請瀏覽本網站另一專題—— 三從四德與七出之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