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說〔1〕》(節錄)

古之學者〔2〕必有師。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3〕。人非生而知之〔4〕者,〔5〕能無惑?惑而不從師〔6〕,其為惑也,終不解矣。生〔7〕吾前,其聞道〔8〕也,〔9〕先乎吾,吾從而師之〔10〕;生乎吾後,其聞道也,亦先乎吾,吾從而師之。吾師道〔11〕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後生於吾乎〔12〕?是故〔13〕〔14〕貴無賤,無長無少,道之所存〔15〕,師之所存也。

嗟乎〔16〕!師道〔17〕之不傳也久矣!欲人之無惑也難矣!古之聖人,其出人〔18〕也遠矣,猶且〔19〕從師而問焉;今之眾人,其下〔20〕聖人也亦遠矣,而恥學於師〔21〕。是故聖〔22〕聖,愚益愚。聖人之所以為聖,愚人之所以為愚,其皆出於此乎〔23〕!……

聖人無常師〔24〕。孔子師郯子、萇弘、師襄、老聃〔25〕。郯子之徒〔26〕,其〔27〕不及孔子。孔子曰:「三人行,則必有我師〔28〕。」是故〔29〕弟子不必〔30〕不如師,師不必〔31〕於弟子。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32〕,如是而已〔33〕。



【賞析】

 本文作於貞元十八年(公元802年)。
1.主旨:本文旨在說明師的作用與擇師的原則,批判不重師道的
 不良風氣,表現了韓愈敢於反抗流俗,為了復興儒學而勇為人
 師的精神。韓愈以孔孟道統的繼承者自許,但他對孔孟之道並
 非全盤照搬,而是批判繼承。在本文中,他一方面稱頌孔子是
 聖人,學無常師,從而引申出「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於
 弟子」的結論,倡導能者為師的原則和平等的師生關係;另一
 方面,他又批評了孔子「生而知之」的觀點,強調必須通過從
 師學習才能明道。
2.藝術特點:本文善於運用對比手法,通過古與今、聖人與眾人
 的對比,增強了文章的說服力。它的句式靈活多變,以散體句
 式為主,又適當地插入一些排偶句;以正面說理為主,又穿插
 一些感嘆句與反問句,使文章氣勢強勁而又搖曳多姿,實為論
 說文中的傑作。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