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見群鷗日日來。

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

盤飧市遠無兼味,樽酒家貧只舊醅。

肯與鄰翁相對飲,隔籬呼取盡餘杯。
少壯游學時期 困居長安時期 陷賊與從政時期 羈旅巴蜀時期 滯留夔州時期 漂泊荊湘時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