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
馬(徐悲鴻)
 

從杜甫的不少論詩之作和題畫詩裡,可以看出他對詩歌形式和各種藝術創作中的「理」,有自覺的探討和深入的思考。

詩律嚴謹
他說:「老去漸於詩律細。」杜詩以格律精嚴為顯著特色,這是他在聲律方面不斷探索的結果。

中肯的文學評論
對於歷代詩歌的得失,杜甫的評論也比一般人更公允。例如盛唐以來,大家都批評齊、梁時期的詩浮靡淫豔。但是杜甫《戲為六絕句》說「別裁偽體親風雅」、「清詞麗句必為鄰」,一方面強調應當學習詩經中風詩和雅詩樸素健康的風格,以及反映現實社會生活與人民真情實感的傳統,不要學齊梁詩的「偽體」,即一味描寫風花雪月、男歡女愛的內容,沒有高尚的理想寄託,只追求辭藻華美;另一方面又認為齊、梁詩文的清麗還是應當汲取的。

論繪畫藝術
杜甫又推崇瘦硬藝術風格,強調藝術應當傳神,而不應滿足於形貌的描寫。在著名的《丹青引》裡,他稱讚畫家曹霸「將軍善畫蓋有神」,批評曹霸的弟子韓幹:「弟子韓幹早入室,亦能畫馬窮殊相。幹惟畫肉不畫骨,忍使驊騮氣凋喪。」

在《畫鶻行》中說:「高堂見生鶻,颯爽動秋骨。……乃知畫師妙,巧刮造化窟。」認為繪畫在追求形似的同時,應力求傳達出物象的神氣,表現出內在的力量,這樣才能栩栩如生,巧奪天工。

杜甫的這些文藝主張,對於中國傳統藝術標準的形成是有重大意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