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非是荀子的學生,與李斯為同學。《韓非子》中的一些文章,在做荀子學生時,就已寫出,並且李斯是已經讀過了的。他的才識早為李斯所知,他的深謀大略又使李斯自歎不如,這為其日後在秦同門相煎埋下禍根。韓非的才華、與世獨立的學問,不為韓安王、秦王嬴政所容。兩千多年來,也一直為世人所不容,直到現代,有些人還說他是法西斯。這些都是他從深層上秉承師傳的結果,最明顯的是其一,他繼承了荀子的人性惡的思想,並且推而至極。當然他是從現實社會的物質利益關係上和從人的後天養成中來講人性惡的,與孟子講人性本善是從不同角度出發的。
  其二,荀子講「隆禮重法」,韓非乾脆否認儒家的禮思想,而將「重法」推向極至。不能不說韓非雖然有其深刻、敏銳的一面,但有失偏激,缺乏全面性。 其三,荀子講「天人相分」,將人類活動原則置於自然大法之中,已見黃老自然之道的影子。韓非將法治思想的前提設定在天道自然原則之下,成為自然法。